Azure昼

.自娱自乐的患者突然推开房门.
+主bg nl 兄妹 原创+ 年龄差妙哉(叔控发言)

[707 x MC]Two sides of the screen








17年的repo和小段子hhh在lof记录一下。


老实说在玩MM的时候觉得不同角色线里的MC都有微妙的性格差异,所以我想吹一波707线(前期)的MCw。一次call中707说过”You’re so playful all the time“,在707假装嫌弃地和MC保持距离的时候,她也总是在乐此不疲地挑逗707冷淡ver.,话痨属性全开,会做各种事情引起他的注意,不过在面对真正严肃的事情时,总是能在第一时间三观很正地做出认真、温柔、坚决的选择。还能跟上天才的节奏,了解各种梗和冷知识(x),聪明且反应很快也是让我很欣赏的一点。而且虽然经常和Seven一起打哈哈,满嘴骚话w(xxx),但无论在谁的面前都会毫不犹豫地直抒胸臆,”Seven现在怎么样了我很担心他“、”Seven我爱你“,非常直球。正是这份直爽和坦率才会像光一样照亮Sevne的世界。不过就算是和bomb共处一室也能保持镇定的女孩子,在看到蟑螂的时候却会因为不想打扰到他而憋着偷哭,意外的也有很小女孩的一面。持续骚扰707带气氛带节奏的本事也是强的不行w看似是个自信的playgirl、partyqueen实则感情细腻、率直又有想法。这样的MC我非常喜欢了。




1-CCTV梗




——啊,是cctv的监视探头!God Seven今天也在注视着我吧?假装他说的every 2.35 sec是真的话,


——1


——2……


“你”


“好”


“呀”


“Seven^^”


——把口型做的这么夸张的话他应该看得清吧!毕竟是God Seven~推测都推测得出吧喵~啊!忘记带上meow的后缀了!再来一次!


——1


——2……


”照“


”顾“


”好“


”自“


”己“


”Seven“


”Meow~“


——嗯!这样才对嘛!就当作Sevv看到了吧^^晚点再给他打个电话好了。嗯~感觉从探头锐利的目光中传达出了God Seven太阳般的光辉!一定是传达到了吧!好,多亏Sevenny的力量传输,今天也元气满满的向大家传递爱与和平!love & peace☆






”哇!突然抬头是正确的选择!诶,说完就回去了吗?!那万一我没看到不就变成和空气会谈了?等等,难道在我没看屏幕的时候她还做了很多类似的事情?!不行!我已经没有时间去看所有的CCTV回放了!真的是输给她了,怎么总是能偷走我的注意力……专注…专注…Gahhh,根本无法集中啊!!干脆编一个能筛选出所有有她在的CCTV片段的程序好了,啊,我可真是一个天才~“






2-还是CCTV梗




“If you get bored, come out to the hallway and wave to the camera for me.


You won't see me, but l'll wave to you too. Remember that you re never alone. ”




God Seven这么说过了对吧!


那……




“啊,她走出了房门,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嗯?为什么拿着纸板和记号笔在走廊里站着不动了?不对……她好像趴在墙上写什么东西。”




“Evening☆Captain Seven^^”




“噗哈哈哈,特地来走廊问好吗,明明可以直接给我发message。哦哦,还在很用力地挥手呢,优秀啊~军官编号707,也向你致敬!嘿!我也有在挥手哦!啊,我的Soldier又转过去写东西了。准备得很充分嘛,下一秒她就算蹭、咻咻咻——哗啦地进入宇宙空间,都不觉得奇怪了。Yahhh~宇宙~婚礼~”




“God Seven, I miss U soooooo muchhh;; Call me If you’re free!”




“Gahhhhh,这个灿烂的笑脸是怎么回事哦!她害得我心跳又突然加速了!难以置信!我真的可以相信这些话吗?嗯?啊可恶我要变的越来越奇怪了,Okie duke, 既然没办法集中……解铃还需系铃人。It’s time for a phone call~Seven O Seven is on his way!!”






3-依旧是CCTV梗!




”噢,她出门了!八点三十,是去哪里了呢——便利店?洗衣房?还是有约会……?咿啊——希望别是最后一种。诶?为什么我会不希望她出去约会?心脏像是被Honey Buddha的黄油填满了一样堵塞…明明我不需要这种感情。嘎哈~好烦,不想干活了!永无止境!咦?她怎么折返回来了?哇,从包包里掏出了横幅一样长的纸,这种纸是哪来的啊哈哈哈。让我看看……“




“我很好哦,你有好好休息吗~?记、得、睡、觉!Seven Kitty!”




”哇……哈、哈哈。这是什么有魔力的纸吗?好困。她是妖精吗,还是神身边有特殊能力的天使?等她回来的时候……就睡一会儿吧。毕竟好好活着才能保护她啊……晚安。“




”唔嗯……嗯……我睡了多久……啊。她……“




”早安,God Seven☆(小字:按照你的生物钟来推测的哦)“




”……(笑)神啊,早安。“




在醒来的时候有人对我说早安,这种奢侈的梦想竟然也有实现的一天。人生还真是奇妙呢。感谢神明,感谢您赐予我破晓的光

[年龄差]Cameo&Drake - 段子:年轻

- 叔控的自产自销+1










【段子-年轻】




“呀~?”




年轻高挑的舞女丝毫不掩饰自己一副看到宝物的惊喜神色,迅速靠近独自在一旁喝酒的Drake。光看外表和气质,他绝对就是个抢手货。




“这位哥哥一个人吗,不过像你这样的男人肯定已经有伴侣了吧?”




“有眼力的女人一定有个不错的将来。”




Drake挑了挑眉,将视线从粘住自己的舞女身上挪开。为了让清闲的自己看上去忙碌点,他只好在口袋里摸索起了烟与打火机。




“不要这么快就默认啦,不过就算有伴侣倒也没关系。毕竟你也来到了这儿嘛,像你这么帅气…又强壮的男人,肯定……”




身材火辣,穿着暴露的舞女在言语间,已将手抚上了Drake的胸膛,并缓缓往下滑。




“你的伴侣肯定满足不了你吧?”




她弯起修长的美腿,蹭着眼前男人的裤腿却被对方以烟盒抵住。




“抱歉女士,我来这儿只是陪朋友做生意而已,你大可不用在我身上花太多精力。”




她无法理解世界上怎么会有抵挡得住诱惑并且拒绝她的男人。不甘心的滋味让年轻的她有些乱了阵脚。




“但不管怎么说,看哥哥你的年龄,我肯定比你的伴侣年轻貌美许多吧?我可是这儿最年轻的姑娘,要知道这次推开我可就没下次了哦?”




她的手滑至其小腹却因Drake的一声轻笑而止住。他打开移动设备,相册中没意识到自己被偷拍了的女孩儿正一脸幸福地吃着布朗尼。女人定睛看了看照片里穿着学生装,相貌稚嫩的棕红发女孩儿,突然揶揄地翘起嘴角。




“没想到哥哥女儿已经这么大啦,看来你也不像看上去这么老实呀~那么看来,你的伴侣即使再有魅力也肯定已经上了年纪吧?那……”




“不,这就是我的伴侣。”




“哈?”




“所以说,如果你身材没那么丰满,身高再矮一些,少点女人味,最好性格再倔一点,那代入感强些,我可能会更容易兴奋起来。”




“你…!你这个死变态萝莉控!!!”




“啪。”






“唉,真是个暴脾气的女人。”Drake捂着被扇红了的脸颊,“……回去的路上给她带点甜食吧。”

[年龄差]Cameo&Drake-第一杯雪


依旧是叔控的自给自足x


本篇的主人公是Cameo与Drake,(大概是轻蒸朋感的)架空背景。


【第一杯雪】


Cameo与Drake


夜间十时过半,Cameo趴在橡木吧台上,盯着还剩大半杯的深红色液体,努力寻思她落座于此的理由。

是塞布里尔街道的古旧感洋溢着理想中家的味道吗?还是罕见的皑皑白雪将充斥胸膛的陌生与恐惧湮没了……?


总之,这个19岁的女孩儿在十分钟前宛若勇士般,独自一人踏入了普琳街上的一家老酒馆。


吧台前的一排木质高脚凳上,除了两位貌似旧识的男性外并无他人。而且单看穿着,这两位先生绝对算是体面。真走运!她忍住内心的雀跃,强装漠然地沐浴着周遭视之为雏鸡的调笑目光,与谈笑风生的两位隔了一个位置坐下。


“一杯马提尼。”


Cameo的声音很轻,尚留稚嫩的细声同这酒馆相去甚远。发梢沾霜的调酒师倒也不大惊小怪,轻允一声后便自顾自操作了起来。


Cameo轻叹一口气,双脚够不着地只得勉强踩在椅脚上。说实话,这也不是她第一次随性行事了。虽然她自知这是一个鲁莽又危险的行为,毕竟哪有妙龄少女孤身闯入社会人的是非之地,更何况她也不怎么胜酒力,被人强行灌醉后掳走都没处讨个说法。


但在彼情彼景的催化下,Cameo无论如何都想来一杯含酒精的玩意儿,让自己不至于被压迫着,紧贴着大地行走生活。


“请。”调酒师将好看的玻璃杯推至她的面前。


耳畔萦绕有年代感的曲调和窸窸窣窣的交谈声,Cameo轻抿几口后,干脆倚在交叠的双臂上,灵动的双眼扫视四周。


“……真的没想到会在赫尔斯蒙再碰到你。”


“我也想不到这座城市竟然能让你这位连购物都托邻居顺带的人特地前来。”


“谁让那家伙今年改到这儿办那玩意儿。”


“哈哈哈,这对我来说倒是省事了不少,不过你说话像暗号一样的习惯可真该改改。”


她循声望去,偷偷观察起了一座之隔,正在轻笑的男人。褐色皮革大衣与搁置在桌上的黑色漆皮手套。络腮胡是与发色相同的暗金,趁他抿酒时隐约可见其五官非常硬朗,象征着人生履历的纹壑印在小麦色的皮肤上,却散发着易接近的柔和氛围,那深邃的眼眶,想必让非常多的女人沉迷吧?


这个大叔还不错嘛。Cameo嘟囔着,喝了口酒,目光依旧黏在邻座不年轻的男人身上。


“怀旧的时间也差不多该结束了。我还要去准备那个,先走了。”


“近期再见,祝你成功。”


“谢了,你也……和你的小女朋友一起玩得开心。”


不知所云的Drake挑了挑眉,转身欲向调酒师续杯,结果被一声不响出现在自己身侧,还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年轻女子惊得一怔。理所当然的反应。


“……嗨,你是第一次来这儿吗?”


作为一个绅士不能让女孩儿投出的视线没有答复,作为一个长辈,更不能失去主动权。


“……”


“Girl?”他试探性地再一次呼唤了神游的女孩,好在对方钴蓝的瞳中倒映出了自己的模样。


“不算是。可以的话请称呼我为lady。”


“好吧,这位女士。因为你看起来非常……年轻。”Drake用一系列微动作带过了险些脱口而出的“年幼”,随即再一次不着痕迹地打量起了邻座留着一头棕红色及肩卷发的小姑娘——学院风衣装下柔嫩光滑的肌肤与不加粉饰的小巧五官——“我甚至有些怀疑你是否到了法定饮酒年龄。”


Cameo抬起了搁在双臂上的脑袋,理直气壮地直视即使坐着都比她高了近一个头,也比她年长了估摸一轮的男性,“我可是布里斯多学院在读人,19岁了哦。”


Drake对摆出一副“你可别小看我”的神态的女孩儿哑然失笑。这倒让Cameo有些乱了阵脚。


“怎、怎么了嘛?”


“法定饮酒年龄可是20啊,一个成熟的女性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girl?”


“唔……!可、可是,在我的故乡,18岁就成年且允许饮酒了呀……所以,我可没触犯法律哦?”


Drake轻笑了一声,从调酒师手上接过续杯后,干脆侧过身子面向默认了girl这一称呼的女孩儿,“所以你是外乡人——但要在此处生活,至少要遵守这儿的规矩吧?未满20,不能饮酒。更别说出入酒馆了。”


“可是!可是……”Cameo的气焰被Drake轻而易举地浇灭,开始为自己是否走在法律边缘疯狂动摇,“我只是想要变得轻飘飘一下,俗话说,借酒消愁嘛……”


面对垂下视线、委屈巴巴的女孩儿,Drake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未免有些幼稚,轻咳一声后,他的视线从指腹抚摩的杯沿重新转移到Cameo的脸上。


“好吧好吧。那你为什么不在超市买一小罐酒精饮料回学校宿舍或者你暂住的房子里慢慢享用?想必你也知道,独自在深夜走进酒馆可不是一个好主意。”


“因为我还没决定今晚去哪儿呀。又很烦躁,所以路过的时候就……”Cameo瞄了眼露出匪夷所思表情的Drake,也没多少迟疑,便补充开口,“学校宿舍似乎在翻修,公寓又还没找到。奢侈住酒店的话,再算上路费,可能就没钱好好吃饭了。总之……和你对话前我在认真思考今晚去哪里住。”


Drake顿时哑口无言。一个快奔四的单身男人接纳不足二十的小姑娘所面临的舆论压力可想而知,但就这样任她游荡在塞布里尔,后果可能真的不堪设想。要是再见到她是在寻人启事的画像上,真的要后悔一辈子。一阵心理斗争后,他放下酒杯,直视着女孩儿毫无暗示性,甚至还带着一丝不解的蓝眸。


“你……咳,说出来还真的有些奇怪。你要跟我回家吗?我是说,你要来我家暂住吗,等到你的宿舍翻修好……”


Drake努力地组织语言,想让自己的言辞冠冕堂皇而不像被通缉的变态。Cameo一愣,凝视着慌乱地轻咳了两声的,外表成熟的男人,在隐忍的寂静中思忖了片刻。


“你……你知道我没有钱,不会是看中我的劳动力想要我当你的佣人吧?”


“不,你看上去也不像很会打理家务的样子。就当我是收养流浪猫吧。”


“哇!你这个大叔看上去才是流里流气、一点都不正经,也不成熟!但有这么好的机会我为什么要拒绝!不如说是天降馅饼呢!非常感谢您,请多关照了,先生!”


“……”听了前半句话刚想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小鬼的Drake欲言又止,看着跳下吧台椅还深深鞠了一躬,随机绽露出灿烂笑容的女孩儿,他哑然失笑。


“叫我Drake就好。说来还没有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Drake Sbelant,目前的职业是……作家。“


“我叫Cameo Helton。以及,调酒师先生,谢谢你的马提尼,非常美味。”


——“这可真是幸运之酒啊。”


一高一矮的身影共撑一把黑伞,漫步在冬天的塞布里尔街道,肩膀与手臂隔着生疏的距离,前行于同一平面。任绵绵白雪盖住自然之声中难言的复杂情绪,掩藏每个人不为人知的过往与心结,将一切理性之外的相遇简单化,将命运之路上的同行,更遵从本心。


将面带微笑的寂静酿成佳酿,Drake的视线飘过一簇簇暖黄的路灯灯光,回放起这段不可思议的相遇。


“话说回来,为什么你会坐在那个位置?我是指,呃,吧台前。”


Cameo听出了身侧男人的画外音,为什么选择坐在他的身边。没有隐瞒的必要,也不想为刻意讨好他而编造什么甜蜜的借口,Cameo啃了一口外带的司康,“坐在吧台前,是为了以调酒师为挡箭牌和后路,坐在较为体面的人身边,也是同理,除去运气烂到家遇到个衣冠禽兽;必要的时候可以将身边的人称为亲戚,发送求救信号。”


“哈哈,竟然缜密地规划过了啊。“听着预料之外的理性分析,Drake没来由地笑了起来,叼着的烟卷都随之轻颤,“不过说实话,遇到衣冠禽兽的概率可不小。”


“你是指自己吗?”


侧抬起头,Cameo偷笑起方才在酒馆里不甚慌乱的男人。


“如果我是呢?”


Drake倒也不生气,他很有自觉,对这个捡回来的孩子他根本气不起来,甚至做好了再之后共同生活的时段里又要被堵很多次的准备。


“如果你是拐卖女人的犯罪者就不会故意说出让我防备的话,那是只有低端作品里反派才会犯的低级错误。”


“你说的没错,但就结果上看,我可能犯了拐卖儿童罪。”


“啊?……哇!你这个糟老头!秃头!鲱鱼罐头!Cameo是lady!”


“哈哈哈哈。”Drake笑了起来,偶尔戏弄一下她让他心情很好。他伸手按住双手举过头顶抗议的女孩儿,“还真是捡到了一个有趣的小家伙。”


Drake轻揉了把Cameo软软的发顶,他深邃的双目下,成熟又爽朗的微笑中透露出一丝不符合年龄与平日举止的叛逆气息,让Cameo一下子失了神。


很明显他是个有魅力的男人,也是个有故事的长者……是个Cameo从未如此想要更加了解的人。女孩儿躲开了他的手,踢开了街沿的雪堆,以抑制住内心奇怪的轰鸣。


好在塞布里尔的雪还在下,Drake撑着的伞下从今往后有了她的位置。

[年龄差]Vanessa&Darmon-夜归








这个系列是身为年上控和叔控的自给自足x

本篇主人公是Vanessa与Darmon


一对现代都市中的同居恋人



【加班】




“抱歉啊,又让你等了这么久……”




他将公文包轻置在扶手椅上,略显愧疚的目光从进门起就没从穿着毛绒动物睡衣的女友身上离开过。


客厅顶灯的光,像金色的丝毯,披覆在沙发上熟睡的女孩身上。


他在沙发前附身,食指指腹宠溺地在往日元气满满的小脸上蹭了蹭,他都没意识到自己嘴角带笑。


两人的体格差非常鲜明,对一米八五且保持健身的他来说,横抱起一米五八的娇小女友简直毫不费力。


但随着踱向卧室的步伐一阵颠簸,她还是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睁眼,映入眼帘的是心爱之人的侧脸。她还没完全清醒,但双臂已经环上了他的脖颈。




“醒了?”


“唔……”




熟悉的声音在一日的劳累后略显沙哑,她还没完全清醒,像个小猫似地贴进了对方的颈窝,出于本能地,想要给他带来温暖。


他也着实感受到了这份甜蜜。




“都发过消息让你先睡了。”


“你不开心吗?”


“开心。”


“那就好啦。”




他侧目,看见她仰着脑袋一脸自豪的笑容。心脏浇灌着蜜糖,他在她额头落下了一个轻吻。




——轻飘飘、软绵绵的。




她眯起双目,感受着他回赠的温暖,随即半直起身子,水嫩的苹果肌撒娇似地蹭过他有些胡渣的下颚。她非常喜欢这细细密密的触感,无论是去触摸还是被触碰到,都令人感到十分舒服。他放任自己的小女友蹭过他的下颚,鬓角与颧骨。软绵绵的,吹弹可破的相接。




“你说怎么办呀。”


“嗯?”


“一天没有看到你,就想你想得不得了。”




她的声音与香氛的奶香味一同涌入他的五感。天使一样的,他的女友,此刻又像个勾魂夺魄的恶魔,在他的耳边低语。




“怎么办…我真的好喜欢你呀。”


“好想一直粘着你。”


“好想一直被你抱着。”




——轻飘飘、软绵绵的。




她的嘴唇偶尔擦过他的耳垂,她的呼吸让他不自觉加紧了手上的力道。


他不是善于言辞的人;


他是个克以律己的人;


是个只对她温柔的人。




他很清楚他的女友又在捉弄他,看啊,她勾着他的脖子,一脸坏笑的可爱模样。


他每次都会轻松上钩。因为在爱人面前,没有挣扎的必要。


他心甘情愿啃食她的饵食,就像此刻他无言地舔舐、轻咬起她的唇。


他的接吻方式带有很强的侵略性,尤其在她玩过头的时候。他轻易地撬开她的贝齿,挑逗着她的舌,汲取着她的唾液,掠夺式地侵占她的小口。


但无论她怎么挑衅,他都会保留对待珍爱之物的克制底线。她很喜欢这样的他,像只拼命忍耐的野兽。


她喜欢他不加修饰的,直白的爱。




湿吻在急促的呼吸下停歇。她在他的唇上啄了一下,随后贴上了他的额头。


“一直抱着我你累不累啊。”


“不累。”


“哦~那就一直抱着吧。”


“不行。”


“诶?为什么呀!”


“因为后续还是在床上才能让你舒服。”


“唔……”




——轻飘飘、软绵绵的。




像刚抚平呼吸后她发烫的脸。他露出了大男孩般,扳回了一成的笑容。


他将她平稳地放在床上,回吻时还坏心眼地解开了她前襟的一颗纽扣。




“你快去洗澡啦!”


“好好好。”


“慢了的话我就睡了哦。”


“那可不行。一会儿就算你睡着了,我也会用各·种·方·法把你弄醒。谁让你先挑逗我的。”


“好啦,快去!”




她无奈地目送着比自己大近四岁的男友露出稚气的笑容,快步进浴室。她小声笑了起来。




——软绵绵、轻飘飘的。




就像他们两个的爱情。

我们的夏天就要结束了。
但快乐沙雕日常还是要的。
是师生组的初夏。

—————.

“明天要考的不是我的科目吗?你怎么在看代数啊。”

“因为老师教的世界史就算不用复习我都能拿A。”

“话是没错。毕竟从小时候起你总是喜欢偷看我的书呢~哥哥很欣慰哦。”

“是,之前总是对老师在看什么感兴趣,之后觉得书比老师你有趣多了。”

“好冷淡!小时候总是嚷嚷着要和哥哥结婚的妹妹怎么会变得如此冷淡!明明刚才在走道里还对班级同学露出可爱的笑脸,为什么对亲生的哥哥却总是面无表情!”

“老师,现在是在学校,请注意你的称呼。而且小时候说过的话就像过期的糖,现在再去品尝可是会中毒的哦。”

“哥哥我早就慢性中毒了,甚至能把现实扭曲成你喜欢的葡萄味棒棒糖的模样。”

“老师,希望你适可而止。而且我已经不喜欢葡萄味的糖果了。”

“什……那这位同学,作为我的课代表,你就意思意思复习一下我的科目吧~”

“如果你现在从沙发上坐起来,表现出为人师表的样子,我可以考虑一下。”

“好了,看,如何,我在认真地批改试卷哦。”

“那还真是辛苦你了。回家后临睡前我会看一眼世界史的。”

“好勉强啊……你以前明明——”

“请活在当下吧,老师。”

“……”

“……”

“所以你现在喜欢吃什么味道的糖果来着?”

“秘密。再进行无谓发言的话我就先回家了。”

“不行!周三是一起回家日!”

“……”

“……”

“……”

“你这样的性格真的很适合当老师啊,考虑以后当我的同事吗~这样哥哥我来上班也会有动力!”

“再见。”

“等等等等、真是严格……还差两张咯。”

“当教师的确是我的目标之一,到时候我会用妈妈的本家姓氏。不然同学们肯定会传出麻烦的事情来。”

“嗯?啊、诶?!”

“请安静下来好好工作。”

“什——?不是做梦吧?!回家路上要跟哥哥详细地再说一遍!”


——讲多少遍都可以哦。关于我们的未来。

这三位《白昼之城》正篇的主役…
因为不想剧透所以就没有长长的文字解说了也说不完hhh
在《B&B》其三人板块的两篇短篇中,其实算是很直白地提及了三人的关系和对对方的感情,但就跟看《永生之酒》时一样,不看到最后根本不知道前面花里胡哨地在讲些什么。
至于短篇……主线剧情也不是很复杂:魔王出于____兄长,在_____却_____,_____了______的勇者,勇者和魔王______,魔王____了勇者的_____,最后魔王_____勇者的_____。
(说了等于白说hhh之后可以来个填空)

补足设定关键词

魔王(初期):王的气魄 国与民为重 每天都不得不应对内忧外患 和勇者“会战”且调戏之是难得的消遣 贪婪 自卑 看似唯恐天下不乱实则向往和平 爱好文学艺术

勇者(初期):迷失了自我的一团乱 同理心 正义核心 第一眼有点痞 外冷内热 中二(着重) 心甘情愿被魔王调戏 吐槽役 略微消极 后期转变非常非常大

魔王王兄(在幼年的妹妹眼中与本质相左,此处为客观印象):果决 谋略 情商高 善于多方周旋 礼节 隐藏话唠属性 经历种种后想和妹妹过与世无争的生活 是个温暖的妹控(大概)

初期只是一个很短暂的时间段(仅短篇)

在本中(后期)提到的兄妹生理特性是指:王兄维持魔王的躯壳(生命),魔王维持王兄的精神力(意识)。没有哥哥魔王会死,没有魔王哥哥会失控暴走。

最后来点表情包意思意思

超绝无敌治愈的偶像组!
    
哥哥本名橘,23岁,本体是一个有点丧且负能的天然卷,轻微近视,偶像艺名Ari,隶属高人气男团眠狮(Lionsommeil),人设是爽朗系王子(每天上台前狂抹发胶),偶尔暴露出的一些“暗黑气息”(现在很丧原来超叛逆)让粉丝喜欢以“Ari大人”称呼他。在一切综艺里都保护妹妹的个人信息,回去以后会抱着妹妹碎碎念,偶尔会用讲童话的方式吐槽身边发生的事情,深受娱乐圈毒害,对女性失去了幻想和希望(因此也没什么绯闻),把妹妹当作天使,是个极度妹控。(粉丝也非常喜欢其妹控设定)
妹妹名为桃,6岁,懂事纯真,超乖超暖心,小小只软软的超可爱,喜欢看书,尤其喜欢《哈利O特》(因为和哥哥像),不知道哥哥是偶像但是知道他所属的偶像团,并表示不喜欢Centre和Ari(大概是因为Ari和哥哥非常像但性格截然不同,而且哥哥极力否认让桃很困惑)
(橘:虽然桃酱世界第一可爱,但是我绝不会让她进娱乐圈的!!)
橘在高中被星探看中,因为家里人说想再要一个孩子,让在青春期的他有些不爽,干脆答应出道并住在经纪公司提供的公寓里离开家生活。直到妹妹出生了他不得不回去看的时候,却被小小只的生命萌化了。但与此同时Ls正式出道也忙了起来,从此橘天天后悔为什么要脑残成为偶像不能陪在妹妹身边,还不能正大光明地跟所有人分享妹妹的可爱,于是成为了这么丧的家伙。
Ls的团员都知道“橘的妹妹”的存在,但没人见到过真人,乃至照片都打了马赛克(“你这家伙每次假期发几十张图在群里就算了,能不能别打码啊!”)再加上橘的一度美化,桃甚至变成了传说一般(不知真假)的存在。
相信在不久后的将来Ls的各位能见到活的桃酱,并且Ari的身份也藏不住了吧hhh

贵族组和之前的年上组出于一个世界观。
(在8.26cpsp前十个购买《B&B》的朋友可以抽签捏角色加入我们的世界观中!)

贵族组补足:
兄妹出生于贵族家庭,哥哥艾德里安是保皇派,妹妹帕特莉西娅是改革派。为了家族利益不择手段的黑切黑哥哥和强势独立的男装首领妹妹。
兄妹二人小时候的关系非常好,直到艾德里安被送至本家作为家族继承人培养,而帕特莉西娅虽然能力相当却因为性别被留在宗家,经过不同教育下的成长,他们的思想走向了两个极端。
哥哥说是保皇派,比起附庸帝位,更多的是对家族兴衰荣辱的关切,毕竟在作为继承人的教育下,家族荣耀以及使命感深入骨髓。
帕特莉西娅生不逢时,在历史时期妇舌之代后,女性从政压力剧增,若是得到良好的教育极有可能达到前维吉尼亚女王的才识和能力,但现实与愿相违,在机缘巧合下她结识了底层人类和流浪魔族,渐渐走上武力改革的道路。
因为太过熟悉对方的根本,每次交锋都难分伯仲,帕特莉西娅是唯一能唤醒艾德里安良知的存在,但也是会率先心软的那一方,而他更有可能选择亲手抹杀掉这个会动摇自己的存在。

p3是颜超赞的哥哥。

今天补足的是年上组的设定,这一组以及明天的贵族组和大后天的魔王勇者组都隶属于我和@Treevil城 合力施工中的原创rpg风漫画《白昼之城》(暂定),因此一些特殊名词和设定就不一一展开了。
  
哥哥肖恩是一个(在绝大部分时间)都很理性的头脑派。妹妹佐菈是一个喜欢喝酒的豪爽武斗派(巨乳),两人都是奔四的单身贵族。
肖恩依靠天赋和努力在29岁成为了第一个能做到全属性转换的能控者(类似平时说的元素法师),再加上其性格和人格魅力的因素,成功成为了最年轻的能控者(E.C.)协会会长。
佐菈性感强悍不拘小节,虽然在能控的方向同样拥有很高的天赋,但为了和哥哥走不一样的道路,她摒弃了天生优势,选择相信剑与肉体,被 困兽之牢(又名斗兽场,是剑士斗士等物理伤害职业聚集的组织)的掌管人Edgar·Meredith 埃德加·梅瑞狄斯收养后,依靠强大的毅力成为了皇族公认的强大女斗士,也是斗兽场的下一任掌管人候选。原来觉得短发方便,但之后出于立场和主张留了长发。
肖恩总是对佐菈表现出恨铁不成钢的嫌弃态度,实际上比谁都更关注关心她,经常调兵遣将甚至亲自出马悄悄保护之。肖恩在人前往往是领导力很强的正经会长样,但和他关系不错的高位部下们都知道其妹妹的存在和其妹控的本质。他们乐于帮他隐瞒这一事实(看戏),但每次被命去盯梢都还是会有股罪恶感。佐菈如此机敏,自然“认识”了肖恩的几个亲密部下,反向收集他的“黑料”,她知道肖恩不会对自己怎样所以特别放纵,经常在哥哥生气的边缘试探调戏。
兄妹两人的能控底子都很好,肖恩从小就非常努力为了给妹妹铺路并施以保护,却也让好强的佐菈从小叛逆,为了证明自己的其他可能性,最后离家出走杳无音讯并且跟哥哥走向了完全不同的道路,但也努力地靠自己做到了她盼求的平等地位。十年后(age24 21)两人再次取得联系。
在三十来岁甜甜的现在展开虐虐的回忆杀是这对兄妹的主要路线。但考虑到漫画的发展,又不敢太剧透。这把刀下不去啊!就,还是来快乐日常吧!x